苏州西山农家乐

面朝太湖 碧螺茶香

我是蔡晨啸,大家都叫我菜菜,我是一名设计师,从室外开始,到建筑再到室内,一直都用对设计的热情和喜爱标榜着自己。

在这个行业里待的越久,就越深刻的体会到的行业的不规范,加之近两年市场低迷导致的降薪或收入增长的缓慢,其实是跟这份热情不匹配的。所以想离开这种纯粹对梦想的追求,不过我不会放下梦想,但先搁一搁。

去年10.9号是我三十周岁的生日,我开始慎重考虑辞职的事情。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我辞职了。许多朋友发来贺电佩服我的勇气,实则在这个关口需要一点冲动。

辞职后的第二天我就开始跑工商局,前后被“刁难”一个多星期,注册下了“过隐”这个品牌,想着有一天有心的人可以去过过瘾的隐居生活。

我出生在太湖西山缥缈峰下的缥缈村,近年来旅游业一直在蓬勃发展,尤其民宿产业,近两年,许多朋友劝我回岛上开西山民宿&西山农家乐,实现作品的同时有份产业。但是开民宿动辄一百万两百万,况且国内已经涌现民宿泡沫。这份冲动不能像辞职一样。

直到有一天有个胖子朋友提醒我,农艺复兴时代来临了。岛上有这么多独一无二出名的农特产,加上自己可以设计一些有意思的包装和标签之类,为何不试一下?

我的项目:

碧螺翡翠太湖美!西山岛一年之中的第一个特产--碧螺春,碧螺春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已有1000多年历史。碧螺春产于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太湖的东洞庭山及西洞庭山一带,所以又称“洞庭碧螺春”。

唐朝时就被列为贡品,古人们又称碧螺春为“功夫茶”、“新血茶”。高级的碧螺春,茶芽之细嫩0.5公斤干茶需要茶芽6-7万个。炒成后的干茶条索紧结,白毫显露,色泽银绿,翠碧诱人,卷曲成螺,产于春季,故名“碧螺春”。

“过隐”的碧螺春茶叶全部来自生我养我的西山缥缈村,村里有清晨弯着背上山采茶的爷爷奶奶,也有傍晚炒得一手好茶的叔叔婶婶。我们不设立基地,村子的每一个茶农户都可以是我们的基地;我们也没有口号式的文化,缥缈村几百年朴朴实实的采茶炒茶经历便是“过隐”的文化。

我一直认为地道淳朴的农特产不能走上规模化流水线式的生产模式,因为他们不仅是产品,他们是一种文化习俗的传承。就拿碧螺春来说,它们不需要规模化的种植,因为它们喜欢和各种果树在一起,吸收他们的芬芳,茶更香;它们也不喜欢更换主人,它们习惯了自己主人一年中各个季节呵护自己的方式,而生产线模式,也许一年中会换上几批工人,主人何在?这就是“过隐”拒绝以批发形式进货,坚持产品来自村里不同农户的原因,希望产品带着它们的感情走近您。

为什么众筹:

中国的茶有着悠久的历史底蕴,积淀了深厚的文化,而在过去的生活中,对于这种品质追求的年轻人少之又少。不过幸运的是,这几年中国的茶,正在悄悄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姿态卷土重来。当我有幸在这个契机下成为能够为此尽一分力的茶人时,众筹便是让更多人了解茶,如今市面上碧螺春鱼龙混杂,“过隐”想把真正来自原产地的用最传统方式烘焙的碧螺春带给真正爱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