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民解密2500年前的苏州西山

“你知道2500年前,我们的祖先是如何生活的吗?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每日都在做些什么?怎么就将苏州西山那片土地,从荒蛮之地变成了文明之乡。”马汉民注视着窗外的古树,若有所思地发问,“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是啊,2500年真的是太过久远。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人世更是换了又换。马汉民认为西山的故事还是要从夫差带着西施来到西山岛说起……

苏州西山岛——“大玩家”夫差的流连之地:吴王夫差,是春秋吴国的末代君王,在与越国的交战中国破人亡,落得了千秋骂名,一直被视为骄奢淫逸、亲信奸佞、残害忠良的国君。但是历史习惯了以成败论英雄,吴王夫差真的是这样一个国君吗?吴国,从“小吴”变成“大吴”,夫差功不可没,是他将文明往前推进了一步。他应该是一个胸怀大志、才能出众的国君。为了伐齐,他大力发展农业、水运事业,构筑军事设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支水师,在西山训练水军。夫差是春秋时代一位无可厚非的伟大英雄。不仅如此,马汉民反复强调,夫差是个真正的大玩家。如果旅游这个行业也有初创者的话,那夫差便是第一人,不仅爱玩,而且会玩。

夫差带着美丽的西施,乘坐扬着锦帆的船,游行在太湖之上,在“西施湾”靠岸,即如今西山的涵园游艇码头处登岸,浩浩荡荡一行人,去往西山的缥缈峰,在那里建了夫差西施消夏的行宫。如今苏州的“锦帆路”便是夫差乘的船到达西山的标志。

2500年的自然变幻,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但是总留下了一些痕迹,等待着后人去寻找,马汉民便是其中一位。马汉民无数次地赞扬西山,西山本身就是一座宝岛,有山有水,土地肥沃,树木葱郁,过去都认为是有仙人住在那儿。赞扬西山的人民,民风淳朴,仁爱善良,辛勤劳作,水里养鱼,田里种稻子,山坡种枇杷茶叶,一年四季,花果飘香。这样的“世外桃源”,因其交通闭塞,来往不便,与外界的交往很少,于是美丽的西山,隔了如此之久才走进人们的视线。是不幸却又是幸也。当地的风俗文化正因此而被保护的很好。马汉民六十年代就去了“西施湾”,那时的西山对马汉民来说很是深刻,他告诉我们,当时整个西山岛只有一个旅馆,当地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没有到过苏州。只有在元山那儿有个摆渡过去,一趟都得要四个多小时,交通极其闭塞。

到了八十年代,马汉文又陪着中国著名美学家王朝闻,一同为伴的还有中国话剧史的见证者徐志强,在西山走访了三天,沿着西山慢慢地找寻2500前的历史。很多的名士慕名前往“西施湾”,几十年来马汉民也陪了很多的人多次前往西山,可偏偏是无论是谁,何时前往,都对“西施湾”这个地方赞叹不已。涵园,回到故事开始的地方,“西施湾在哪儿?”“西施湾就在如今涵园那个地方,西施十分喜欢那儿的风景,从此以后,那个夫差西施登岸的地方便叫西施湾了。”

涵园那儿视野比较开阔,最适合观赏太湖的美景,相传太湖景色每天都有十八般变化,湖面上或者飘散着白茫茫的雾气,或者太阳冉冉升起将湖水染成玛瑙的颜色,或者万片金粼闪闪烁烁的纹理……作为西山最靠近太湖的地方,从而也是听太湖水拍岸最好的地方。文人都说,太湖时时都在奏响天籁之声。从夫差西施,到马汉民,到慕名前往的文人墨客,“西施湾”这个地方,谁能不爱?

“如今,那个池子是再也找不了。”说这句话时,马老的脸上带着掩不去的失落。在马老看来,西山才是苏州最值得流连忘返的地方,但是2500年很多景致和岁月一起流逝了。如果在涵园恢复个温泉,那是曾经西施沐浴的地方。如果在涵园恢复个码头,那是曾经夫差以及后来的乾隆皇帝登岸的地方。如果在涵园恢复个古村落,那是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老祖宗的家园……马汉民在想,这些缺失的古老记忆的复原,或许能稍稍弥补历史的遗憾。故事从涵园的游艇码头处开始,2500年过去了,如今又回到这里,如何能让人不感慨万千,忆往昔风云变幻。如果能再见,该有多好。
苏州西山农家乐民宿联系咨询